• PMI数据
  • 降本
  • 谈判
  • 供应商
  • 供应链
  • 杂谈

美国制造商被踢出华为供应链后,工厂停产

2019-08-13

据路透社日前报道,华为向美国代工巨头伟创力 (Flex) 发出了一封律师信,谴责其无故扣押华为的资产,价值高达4亿元人民币或约5,700万美元。


华为宣称将对伟创力索赔数亿元人民币,以弥补已经导致的收入损失、材料浪费和设备更换等损失。


知情人士透露,华为在这封律师信当中宣称,伟创力中国子公司违反当地有关法律,拒绝向华为归还设备、材料、半成品等,并将其扣押在伟创力位于珠海的工厂当中。


路透社报道指出,伟创力在中国扣押品的价值为4亿元人民币,其余还有一部分扣押于海外,价值约3亿元人民币。也即被伟创力扣押的华为生产资料总价值可能达到7亿元人民币。


“白眼狼”伟创力


伟创力是美国第一家在海外设厂的EMS(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制造商,目前也是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电子产品代工企业。在为华为提供的合同服务中,包括代工智能手机与5G基站等产品。


作为华为主要使用的专业电子代工服务商 (EMS) 之一,伟创力和华为素来交好。包括基站、智能手机在内的华为产品,特别是华为最近在全球发布的,能够支持 5G 的 P30 旗舰机型,均由伟创力负责代工、组装。


2018年,伟创力获得了华为颁发的最佳交付奖。华为一度是伟创力十分重要的客户。一份2018年第三季度的报告显示,伟创力从华为获得的收入接近25亿元人民币,占其当季总收入的约5%


伟创力位于长沙的工厂


自从今年5月美国商务部开始对华为落实技术禁售,伟创力和华为的关系更是每况日下。


5月15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了总统令,禁止美国公司采购华为技术产品和对其出口技术。美国商务部下属工业和安全局 (BIS) 随后将华为添加到了限制技术交易的实体名单 (entity list) 当中。


简单来说,该禁令要求美国公司,或销售的商品中部件含量超过四分之一的非美国公司,不得继续和华为开展任何商业活动。


5月17日,也即总统令颁布的第三天,伟创力就宣布停止和华为之间的一切合作往来,立刻对其停工,扣押已生产、待发货的产品和半成品。对于华为取回这些生产资料的要求,伟创力方面以执行美国政府命令为由拒绝。


在其它美国科技公司一边继续允诺向华为供货,一边积极向美国政府申请许可证时,伟创力用“律师解读”为由搪塞,拒绝交付订单。


对于伟创力的这些行为,在全球电信业拥有绝对领袖地位的华为,用将其剔除供应商名单的方法施以惩戒。


伟创力的困局:或进“不可靠实体清单”


在被华为“踢出”供应链后,伟创力位于长沙望城经济开发区的工厂已停产。而最新一季的财报显示,伟创力该季度实现营收约62亿美元,同比下降3%;净利润约45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1.16亿美元相比大幅减少61.2%


除了搞定客户,伟创力也需要安抚好自己的员工。8月3日,据多家媒体报道,伟创力华为业务部门已经开始裁员,这也是继被华为“踢出”供应链后,伟创力的首次曝出的“应对策略”。


尽管伟创力在官方表示已妥善完成员工安置问题,初步拟订的方案是初步拟定的赔偿方案是N+1+8月份工资+提前签约奖。不过一些前伟创力员工却并不买账,有前员工在工厂门口拉出横幅抗议赔偿方案存在的不公平现象。


而在网上流传的一段创力员工拉横幅抗议的视频中,此前服务于华为业务的珠海伟创力南厂员工,聚集在“伟创力珠海工业园”门口拉横幅抗议,并要求“2N+7”的赔偿。


业绩下滑、客户流失、员工抗议,内忧外患似乎已不足以概括伟创力当前面临的困局。而且,还有一个摆在伟创力面前更加严峻的难题。


此前,在华为频遭断供的风波下,中国在5月31日宣布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商务部安全与管制局局长支陆逊在回答媒体有关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的标准时表示,中国政府在决定是否将某个实体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时,会综合考虑以下方面因素:


一是该实体是否存在针对中国实体实施封锁、断供或其他歧视性措施的行为;


二是该实体行为是否基于非商业目的,违背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


三是该实体行为是否对中国企业或相关产业造成实质损害;


四是该实体行为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或潜在威胁。


伟创力求再次合作


“对近期的贸易状况极大地影响到了我们与重要客户华为的关系,对此我们深感遗憾。尽管华为对我们的服务需求已经迅速降低,我们仍然希望并期待双方今后能继续建设性的合作。”8月8日,伟创力中国在官方微博中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对“扣押华为物资”一事做出回应。


25亿美元订单分流


对于华为来说,伟创力的代工能力并非不可或缺。目前包括手机、笔记本在内的订单正由伟创力快速流向其他厂商


“有部分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项目转给我们了,手机项目也在讨论,但是我们目前产能不足接不了太多。”闻泰科技一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已经新增印度、印尼和无锡工厂,正在逐步扩大产能。据记者了解,龙旗科技和光弘科技也承接了部分华为手机代工业务。


而在机构发布的报告中,富士康和比亚迪则是华为订单的最大受益者。国信证券(香港)表示,


作为华为P和Mate系列的主力供货商,预计比亚迪电子2019年来自于华为的收入将有50%到60%的增长,根据比亚迪电子2018年年报,华为订单占据其总收入的30%以上。


富士康方面则对记者表示,“不针对单一客户及产品发布评论”,但有内部人士表示,来自于华为五六月份的订单量猛增。


在华为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负责人余承东对记者表示,虽然受到外围影响,但今年的智能手机整体销量预计依然在2.4亿部左右。


自建工厂VS代工工厂


除了手机代工业务订单的调整,华为在手机自建工厂上的步伐也在加快。


根据巴西当地媒体的报道,华为计划未来3年内在巴西圣保罗投资8亿美元兴建一座手机工厂,并且有意在新厂制造5G智能手机,面向南美市场。今年5月,华为在巴西当地推出P30系列手机,并聘请巴西员工管理业务。


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哲学与科学学院教授、中国问题专家路易斯·保利诺此前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巴西没有理由拒绝华为。他说,目前巴西几乎所有的电信公司都在着手升级网络技术,尤其在巴西众多大城市中,5G技术将成为改善城市管理、为市民提供更多生活便利和安全的重要工具。


此外,吸引华为在当地设厂的另一个原因是巴西的智能手机市场仍然在快速增长。


据记者了解,位于南美洲的巴西是全球第四大智能手机市场,来自IDC的分析,2019年巴西智能手机的销售额将增长18%,达245亿美元,智能手机业务会成为巴西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的主要增长领域。


Counterpoint大中华研究总监闫占孟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巴西所属的南美市场属于新兴市场,市场空间比较大,同时具有非常高的市场需求,每年大概有四五千万的销售空间。“这个市场足够大意味着蛋糕足够吃,巴西也是目前少数大市场中仍然在持续增长的国家。”闫占孟对记者说。


他表示, 目前在巴西销量最高的手机是三星,但是华为排到了第二。而由于巴西对进口手机征收重税,不少智能手机生产商选择在巴西设厂,随着华为手机销量在巴西的增长,设立工厂也是在意料之内。“当地设厂对解决物流、IT系统和安全等都有帮助,而且巴西是一个开放市场,更适合大品牌开拓渠道。”


目前,三星、LG等均在巴西设厂生产手机。


对于将伟创力剔除供应链名单后,华为是否会加快自建工厂的步伐,闫占孟表示“有可能”,但当前从华为全球手机供应链体系来看,选择代工厂合作依然是主流方式。“这次巴西设厂主要还是税收的考虑。”华为一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而在此前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对记者表示:“(伟创力的事情对华为)肯定会有影响,合作伙伴不应该这样做,这种做法对他们自己也有伤害。”但在余承东看来,目前华为更重要的任务是把Windows生态和安卓生态的漏洞补齐。


“过去我们是为了赚点小钱,现在是为了要战胜美国,我们一定要有宏大心胸,容纳天下人才,一起来进行战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7月31日在CBG部门移交“千疮百孔的烂伊尔2飞机”战旗交接仪式上表示,生态构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做好“长征”的准备。

转载自:进出口经理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采购帮”,一款专注于采购与供应链群体的APP,致力于服务百万采购人!网址:http://www.caigoubang.top 微信公号:采购帮、采购从业者 百度搜索“采购帮”/文中图片来源网络)

分享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交流、学习以及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